你的位置:首頁 > 管理 > 專題

BNET Feature Package

The Great American Business Model

當金融監管遇見互聯網金融

標簽:互聯網金融 來源:BNET 商學院 作者:周安利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互聯網金融的熱度開始一路攀升。而且一路高歌凱旋,讓傳統金融企業不斷地焦慮和躁動。但是今年,互聯網金融的大好形勢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互聯網金融開始陷入一場與傳統金融、金融監管部門的口水戰。

【編者按】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互聯網金融的熱度開始一路攀升。而且一路高歌凱旋,讓傳統金融企業不斷地焦慮和躁動。但是今年,互聯網金融的大好形勢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互聯網金融開始陷入一場與傳統金融、金融監管部門的口水戰。

事實上,隨著金融脫媒的趨勢越來越明顯,互聯網是將這種金融完成脫媒的最低成本的實現方式。但是由于互聯網金融對金融行業固有的管理和要求的理解不到位,比如資金風險管控等,所以一些方便屌絲們的金融產品,考慮到自身的資金風險問題,也受到了傳統金融的抵制和限制。但是這場互聯網金融似乎代表了那些夠不上高大上的屌絲們的利益。早就從心中厭惡了傳統金融那種嫌貧愛富嘴臉的屌絲們,終于借互聯網金融取得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初步勝利。

不過從商業的本質來說,就是要服務消費者和取悅消費者。如果把互聯網金融和傳統金融對立起來,一定會兩敗俱傷。所以面對我國金融體系中的眾多問題,比如資金流動性不足,小微貸款不能實現,如何讓互聯網金融成為傳統金融的一種補充,更好地服務市場,則是監管部門必須思考的話題。互聯網金融雖說是一場屌絲革命,但是依然可以讓這場革命成為一種改革的推動力。

當金融監管遇見互聯網金融

當金融監管遇見互聯網金融互聯網金融是一個新的話題,它的出現也讓我國的金融監管部門感到了壓力。畢竟原來的金融體系,他們已經游刃有余。雖然傳統金融也常常感嘆金融監管猶如讓 他們帶著鐐銬跳舞,但不容否認,中國的金融體系在全世界金融體系中是安全的,至少我們的金融沒有經歷美國次貸危機那樣的慘劇。

互聯網金融的出現打破了原來的金融監管界限。可以說,這次互聯網金融的“偷襲”是打了現有金融監管的擦邊球,但是這種金融創新也會給金融系統的穩定和安全帶來無法預計的風險。所以,我們也不難想象,為什么央行叫停了互聯網金融的虛擬信用卡業務。

BNET商學院在采訪獨立經濟信用學家楊曦的時候,他是如此看待金融監管的問題,“政府金融監管的目的,是讓金融單位和金融產品不能傷害債權人、小股 東,更重要的是不能傷害市場活力和發展。監管金融人和和金融產品,主要指的是金融產業鏈上的金融控制人和資金鏈。目前,國內一行三會的分業監管模式遠遠不 足于匹配現在市場的發展。很多金融企業集團化、實業化、產業鏈延伸化,也就是混業,可能既有銀行也有保險公司還有證券公司,那么保監會、銀監會、證監會各 管一截,必然有監管遺漏的。同時,工商、稅務、質監等部門間的聯系需要針對性加強。”

事實上,由于中國資金市場的流動性受很多方面的限制,一些政策、法規的不完善,也讓人們的融資渠道比較單一,成本較高。所以,影子銀行在中國有很大的市 場,民間借貸在國內屢禁不止。楊曦認為,“目前國內的資產登記在艱難前行,但更需要的是全面權利登記制。同時,個人破產法的缺位是市場發展的硬傷。急需補 缺!”

而面對現有的互聯網金融,金融監管機構在學習新業務的同時,也在小心翼翼地進行市場的前探。因為對于互聯網金融而言,金融監管機構更希望地是能補足現有 金融體系流動性補足的問題,但是絕對談不上顛覆現有的監管體系。當然,據說新的《證券法》在很多方面給了證監會更大的權利進行市場監管,也破除了原有的各 自監管一部分的格局,但是最終《證券法》會以怎樣的姿態出現,我們還需要等到最后。

最近中國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也公開表示,互聯網金融不在于技術,而在于新的思考方式。因為互聯網金融是從需求端的需要來生產產品,而傳統金融還是 傳統的生產加工模式,自己研發出產品,然后推向市場。因為互聯網金融是從需求出發產生的金融需求,所以它帶來的是滲透率高,成本低。而傳統金融的物理網點 勢必是走一種零售業態模式。曹遠征認為因為互聯網金融的特點也容易引發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他認為從銀行的角度,控制風險是首要的,最害怕的擠兌行為。這也 界定了金融和互聯網之間的界限。曹遠征認為“互聯網金融的方向應該在支付系統。如果互聯網既然弄納入金融系統,就必須嚴格按照巴塞爾條約進行監管。”而支 付和金融最大的區別就在于,擁有的資金是否可以升息,其實也就是是否可以借貸。如果單單在支付領域,收取少量的手續費作為傭金,這可能不是互聯網金融的玩 家所期待的。不過今天,金融監管部門已經給阿里和騰訊發放了金融牌照,那么接下來,也就意味著這兩家互聯網金融的巨頭可能不得不帶上鐐銬起舞了。

獨立經濟信用學家楊曦建議,“在互聯網金融出現的市場上,監管部門應該放小抓大。對于沒有形成市場壟斷狀態,其主要的金融業務和金融公司經營者,監管可 以相對放手;而有集團化、產業鏈化、實業化的壟斷雛形,就必須在其價值鏈(利益鏈)上全程監管,巴塞爾協議的資本充足率再高也是難以抵擋死亡循環的金融多 米諾骨牌倒下。”

雖然互聯網也在討論安全問題,但這個領域關注的安全問題相對與金融行業來說,是不能相提并論的。無論業內人士如何建議,金融監管在深化金融體制改革的前提下,互聯網金融所代表的的民意下,遇到的新問題,新挑戰,是不能一蹴而就的。

瀏覽(|評論(條)當前得分:收藏|推薦
我要評論

評論

我來說兩句



青海快三今天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