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BNET商學院>管理>封面秀>文章頁
商戶持卡人銀行別和銀聯搶蛋糕
字號:

時間: 2012-05-11 來源:《環球企業家》

轉發: 騰訊微博 推薦到豆瓣豆瓣 人人網 網易

關鍵字:銀行
刷卡已經成為公眾最習以為常的消費習慣,但作為銀行卡清算系統的主導者—中國銀聯,堪稱是公眾“最熟悉的陌生人”。很少公開的財務信息、秘而不宣的股權結構、迷霧重重的管理架構,這一切都讓這家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的銀行卡巨擘,顯得頗為神秘。

  別和銀聯搶蛋糕!

  商戶?持卡人?銀行也得乖乖聽命!

  刷卡已經成為公眾最習以為常的消費習慣,但作為銀行卡清算系統的主導者—中國銀聯,堪稱是公眾“最熟悉的陌生人”。很少公開的財務信息、秘而不宣的股權結構、迷霧重重的管理架構,這一切都讓這家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的銀行卡巨擘,顯得頗為神秘。

  而銀聯也一直遭遇包括同行乃至公眾的激烈挑戰—與VISA圍繞境外清算通道的“圍剿與反圍剿”,全國人大代表遞交的叫停銀聯卡跨行查詢收費的“緊急建議”,以及新興第三方支付機構在銀行卡收單業務、在線支付等多個領域對銀聯發起的實質性沖擊。

  然而,更大的挑戰或許還在后面—隨著各種信息斷片被逐漸黏合在一起,銀聯的真實面貌也將漸漸浮出水面。這個五年凈利增幅近300%、2011年全年凈利超過10億元的商業巨頭將面臨的,不僅僅是公眾對其發展速度的驚嘆,還有各利益相關方對其借助壟斷優勢掌握市場主導權和定價權的不滿,以及在新興業務領域的尷尬困局。

  下金蛋的母雞

  根據一位銀聯股東方人士透露,截至2011年年底,中國銀聯資產總量已接近140億元,全年營業收入超過50億元,當年凈利超過10億元。這也是銀聯自成立以來,單年凈利首次超過10億元。

  銀聯收入主要來自兩大主營業務,即POS跨行轉接服務收入和ATM跨行轉接服務收入,“最近幾年這兩部分的業務收入一直占到銀聯集團整體營業收入的七成左右,尤其是POS機的轉接收入,2009年占總收入的六成,近兩年的占比也穩定在50%以上。”

  而在銀聯POS跨行轉接服務收入連創新高的背后,一方面是國內銀行卡消費市場的持續增長,另一方面則是銀聯依托銀行卡支付清算系統的壟斷地位。“2009年底銀聯POS機241萬臺,2010年全年增長38%,2011年又增長40.2%。相比之下,屬于各銀行或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間聯POS的數量幾乎是銀聯的零頭。”一位商業銀行銀行卡部門內部人士表示,“這種格局產生的關鍵就在于銀聯掌控清算系統后,在POS機業務上有著特殊的成本優勢。”

  據這位銀行人士介紹,我國POS機依據所屬清算網絡不同可分為兩種:即銀聯的直聯POS機和各商業銀行或第三方機構的間聯POS機。“銀聯的成本只有鋪設POS機的成本,網絡之前已經建好,而營銷客戶辦卡制卡則是銀行的事情,但對商業銀行來講,POS機、網絡、營銷卡片都需要花錢,成本競爭上顯然毫無優勢可言。”

  除去成本優勢,在部分地區,銀聯“負責建設和運營銀聯跨行交易清算系統這一基礎設施”的職能設置,亦可能為銀聯直聯POS機的推廣增加額外的優勢。

  從2004年至2007年的四年間,中國銀聯在POS機結算市場競爭中大獲全勝,一舉扭轉間聯POS機在市場上的主導地位,這也為2007年后銀聯收入的高速增長奠定了基礎。

  據一位銀聯股東方人士透露的銀聯歷史數據,2007年至2009年,銀聯合并報表收入由33.1億元激增至51.4億元,增幅約為61%,而同期POS跨行轉接服務收入則由15.8億元增至30.3億元,增幅約為92%。這種增速上的差異,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POS業務發展對銀聯營業收入增長的巨大拉動作用。

  “如果將銀聯的POS收入視為一枚金蛋,那么下金蛋的母雞則是銀聯所掌握的銀行卡支付清算系統。”一位從事POS收單業務的資深業內人士如是說。

  定價權

  韓楊(化名)是一家國有銀行卡業務部門的員工,經常要與銀聯溝通合作,他告訴記者,銀聯壟斷幾乎是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目前國內只有這一套系統,在美國和歐洲,無論是支付系統還是清算系統,市場都有競爭者,但是在中國,銀聯一家獨大,掌握著完全的話語權,商行只有乖乖聽命的份兒。”

  壟斷以及由此衍生的市場主導地位,本身并不能帶來高額的利潤,但能給壟斷者一項直接決定利潤高低的權力,這就是定價權。而銀聯對這項市場權力的運用顯然異常純熟,不僅是普通的商戶和持卡人,就連商業銀行也在定價權問題上對銀聯的強勢毫無招架之力。

  從一位外資行市場部負責人展示給記者的一份2007年名為《中國銀聯成員機構費用標準匯總》中可以看出,銀聯對其成員也就是各級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收費,基本可以分為非交易類收費和交易類收費,其規定細之又細,名目繁多。

  非交易類收費即包括入網費、測試費、BIN費用、品牌服務費和清算違約費,僅以其入網費針對的客戶為例,從收單機構到團體成員,收費從50萬元到300萬元不等,無分支機構或僅限一個地區的普通發卡機構成員,收費為150萬元;如果加入后分支機構分布范圍由一個擴大到兩個以上(含)地區的發卡機構,需要一次性補繳150萬元人民幣;初始便為跨兩個以上地區的機構則300萬元封頂。

  而關于品牌費,則規定境外發卡境內收單的,對境內的收單機構收取;境內發卡境外收單的,對境內的發卡機構收取。“只要是境內的金融機構,無論是發卡行還是收單行,無論如何都是繞不開銀聯的。”上述外資銀行市場部負責人稱。

  另一方面,對于交易類收費,無論POS、ATM還是柜面銀行卡取款轉賬等零售類業務,更是事無巨細,銀聯都會從中分成,只是根據業務性質不同而區分固定金額收費或按比例收費。

  幾年前那場關于跨行查詢費用的爭論很多人至今仍記憶猶新,彼時銀行紛紛開收跨行查詢費,這背后隱藏的是銀聯的一份報告。當時銀聯宣稱以國外ATM成熟市場的經驗,基于所提供的服務項目,“額外費”的收取以及跨行費大于轉接費和交換費的收費方式對ATM產業的發展有利。

  于是,銀聯增加了對銀行的這一項收費:對ATM跨行查詢,銀聯收取0.1元/筆的網絡服務費;收單機構收取0.1元/筆的交換費,由銀聯代為扣收。銀行不愿意承擔這筆額外的支出,便轉嫁至客戶身上,最后鬧到全國人大,由中國銀行業協會出面叫停該收費計劃。

  “可以說,只要是跟卡有關,銀聯的權力和觸角就從內到外滲透到方方面面。”前述外資行市場部負責人舉例道,包括在銀聯的入網規則中,對于商行發行的銀行卡都有著詳細規定,包括版式、銀聯標識、發卡行標識等文字及圖案的位置皆有嚴格標準。

  爭奪移動支付主導權

  在4月份召開的“2012第四屆中國移動支付產業論壇”上,中國銀聯執行副總裁柴洪峰表示,由工信部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所承擔的移動支付國家標準的編制任務,目前已完成公開的征求意見,并形成標準送審稿,有望在年內發布。

  引起運營商和以銀聯為首的金融機構爭吵多年的移動支付標準即將落定。

  在手機移動支付領域,目前銀聯主導的13.56MHz標準已經基本敲定,而中國移動和國民技術主推的2.45GHz方案或將用于封閉應用環境,不允許進入金融流通領域。

  實際上,移動的2.45GHz技術更加簡便易行,通過在手機SIM卡上添加芯片,由于頻率高、穿透力強,可以直接用手機刷卡;13.56MHz的穿透力比較弱,有的甚至需要在手機上加架天線,使用起來并不方便,用戶體驗也不好。

  但是銀聯的整個生態體系,包括POS機等都是基于13.56MHz技術,“如果使用2.45GHz技術,銀聯之前的所有POS機都無法兼容,銀聯需要花費更多的設備更新成本,”一位南方系券商通信行業分析師稱,另一方面,如果使用2.45GHz技術繞開銀聯,相當于在手機的通訊賬戶中開立一個支付賬戶,“運營商在金融領域地位的提升會對以央行和銀聯為主導的金融體系造成威脅。”

  對于爭議雙方來說,運營商無疑對推進手機支付業務有更大的便利和沖動。在日本,NTT DoCoMo電信公司曾經參股一家信用卡公司并且收購了一家銀行,從而介入金融領域,在手機支付業務方面同樣運營良好,可以算得上是運營商與金融結合的成功案例之一。

  相較而言,銀聯則沒有很大動力推行手機支付。“對銀聯來說,銀行卡就足以實現POS機和網絡消費了”,遠程支付又存在與運營商之間的博弈,“所以,手機支付國標的爭奪可以看成是典型的銀聯搶占地盤的表現之一,具體他們會否帶領這項業務開花結果,現在還很難說。”上述通信行業分析師告訴《環球企業家》,“如果銀聯真心想推,這個標準不會遲遲無法出臺。”

  如今,移動開始轉移陣地推行13.56MHz技術,開發2.45GHz的國民技術收入同比下降很多,短期也沒有好轉跡象。

  “對于手機支付業務來說,銀聯沒有推廣渠道,所以國標出臺后的業務開發,還是需要和運營商合作完成。”上述通信行業分析師稱,技術問題從來都不是問題,現在已經有些制造商在手機出廠時就加載NSK芯片,可以解決13.56MHz本身的支付技術困擾,而這項新業務真正難點,依然是銀聯和運營商之間的博弈會如何左右這個市場的發展態勢。

我要評論

評論

我來說兩句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青海快三今天推荐号